网信彩票

您的位置:大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寒门宰相 > 两百九十七章 菊花落英否?

两百九十七章 菊花落英否?

作品:寒门宰相 作者:幸福来敲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期集之会,虽说是粗茶淡饭,但众进士们与宴的雅兴没有减少多少。
     从年少发奋读书,至如今功名有所成,马上要走上仕途,这样的心情非三两句可以概括形容的。
     每次期集,桌案之上酒樽常满,座无虚席。
     虽说章越这次期集办得不能让大多数人满意,但好歹中进士的人,情商不会那么低,当面说什么。
     不过期集时无法容纳一百名进士同在院中。
     众人也是分开聊天,王陟臣作为官宦子弟,身旁也自聚集了五六个心腹人。
     这日王陟臣喝多了,不免提及自己这一次出了五十贯期集之事,旁人听了打抱不平。
     “此番期集都是粗茶淡饭,竟还不如平日在家里仆役吃食。知道的我中了进士来期集,不知道的还道我被流放了。希叔,你也是堂堂榜眼,为何不与章度之争一争,尽由着他胡来。”
     王陟臣道:“他是今科状元,期集都要听他的。”
     一旁的人道:“你知道什么,希叔是不愿仗着势,欺负人家寒门出身,被人说是以大欺小。”
     另一人接口道:“哪有这般的,这等寒庶出身中了状元了,就不知天高地厚,定要给他些颜色好看。他不是自己贴钱么?我们去鼓捣着其他还未缴期集费的人不交钱。还一并与他言菜太素茶太淡,要丰盛着。咱们这么一闹,他必是挂不住。”
     王陟臣沉着脸道:“说什么呢,这还未释褐呢,咱们就斗起来,别忘了咱们是拜过黄甲的,日后需相互扶持。章度之是当今状元,咱们以后仕途上要他提携呢。”
     几名进士被王陟臣这么一说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一人道:“说是状元,但我不服气。听闻本来状元定是王俊民,后来官家看了墨卷,见他写的一笔好字,这才点了他。哼,凭字写得好,国子监里的书学生哪个不是练字几十年的?为何不点他们为状元?”
     殿试上章越的状元卷与王魁的卷子曾拿出来比较,一篇胜在格局,一篇胜在文辞,故而喜好两等不同文风的人,对谁是状元自也是争了一番。
     不过王魁有舞弊传闻,但章越也有官家纯粹是看脸看字选状元的消息。
     不少进士还要再言,却见王陟臣神色不善,也就不说话,一并找了借口去凉亭喝酒。
     这时候一人未走,王陟臣见是刘敞之子刘奉世。
     刘敞当年殿试时,本来是第一,结果王陟臣的堂兄王尧臣因自己是他内兄的缘故,为了避嫌故意将他名次降了一名,改作了第二。
     王陟臣与刘奉世也有来往。刘奉世低声道:“希叔兄,方才那些人都不足与谋。”
     “怎么说?”
     “章度之虽是寒门出身,但却是有干才的,不仅文章好,而且也有手段。他是状元两年后回京任职,你四年也可代还,那时候你们不仅是同年,还要同朝共事,千万不可交恶了。”
     “至于其他人呢?不过是选人守选罢了,何时回京能不能回京还不知呢。故而这些人的话不听也罢。”
     王陟臣听了点点头道:“还是仲冯能为我打算,其实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你我相交多年,我也不避讳地与你道一句,我也不服章度之。”
     刘奉先道:“希叔你可不是小气的人,何故如此?”
     王陟臣道:“你知道我堂兄当初要与我说亲…如今淮东转运使吴大漕,可是……我本欲显达后再上门提亲,哪知为章度之捷足先登。此恨我咽不下。”
     刘奉先失笑道:“就是那日状元御街赠花的女子吧。”
     王陟臣闻言脸色顿时一沉,心尖隐隐刺痛了起来。
     刘奉先道:“希叔,大丈夫何患无妻,以希叔兄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怕不能再觅得一佳人么?希叔兄切记,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以你和章度之的前程而论,不乱树敌,公卿可至啊。”
     王陟臣闻言哈哈大笑道:“说的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说到底还是刘玄德看得透。”
     说完王陟臣举杯与刘奉先对饮一杯。
     听了刘奉先的话,王陟臣心底对章越的芥蒂少了些许,但也不是那么容易释怀。不过他也不愿面上搞得太僵,似及第以来二人还没有好好说过话,于是斟满了一杯酒到章越的院来。
     但见二十余名进士,正与章越一并喝酒聊天。
     众人所聊的内容,也是当时士大夫们一个热议的话题。
     此事是王安石与欧阳修之间的争论所引发。
     最初是王安石写了首诗:“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
     说得是秋雨打在菊花上,花瓣散落满地的景象。
     欧阳修见之戏曰:“秋花不落春花落,为报诗人子细看。”
     说的是王安石你见识短浅了,菊花只枯不落都不知道。咱们读书人作诗可不能张口就来啊。
     王安石闻之笑对:“欧阳九不学之过也。岂不见《楚辞》云‘夕餐秋菊之落英’?”
     王安石反驳说,欧阳修你没有好好学习啊,屈原就曾说过,晚上以菊花的落英当饭吃,难道屈原也是骗人的不成?
     王安石,欧阳修二人关系密切,二人是以调侃的语气争论的。
     但王安石众所周知是个不服输的人,又举出屈原的例子,使得这辩论稍稍多了些火药味。
     于是京中读书人也就为了菊花落还是不落这个问题,展开了一场争执,如今也带到了期集之中来。
     到底王安石,欧阳修二人谁说得是对的。
     于是读书人们不免皓首穷经,引经据典来证明菊花到底有无落英。
     当即席上一名读书人出声道:“王公错矣,王公错矣,楚辞中这秋菊之落英,落意为初生,英则为叶解,故而落英二字乃初生之叶。”
     “此言实为可笑,可笑,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落英缤纷也可以初生之叶缤纷解意否?”
     但见一人故意笑着以王安石的语气调侃道:“然也,这是五柳先生不学之过也。”
     众人都是莞尔。
     王陟臣也是释然,读书人最喜欢在这样的事上争论,常常引经据典辩个不休。
     于是他在旁坐了下来,看着两旁士子摩拳擦掌,准备作持久之争。
     这时有一人问向上首的章越:“状元公以为菊有无落英呢?”
     听到有人如此问章越,不免大家心思一动。章越其实是不好回答这问题的,殿试上众所周知是王安石不顾众人反对,一意要将章越拉下状元,改由王魁得状元。
     至于欧阳修与章越的关系不用多说,人家出了一本诗集都将章越带上,为他打响名气。这样的器重不亚于当初提携苏轼苏辙啊。
     所以问到这个问题,众人猜想章越或许会引经据典地帮欧阳修来反驳王安石。
     但见章越想了想道:“吾不知也。”
     两人都不得罪?
     “状元公莫非谦虚?”
     章越摇头道:“其实菊有无落英,不该问我,也不该问陶渊明,更不该问屈原,而是应问一栽菊之老农或是自己栽盆菊花看一看不就知道了么?”
     章越此言一出,在场顿时一片哗然。
     有一人疑惑地道:“若自己栽一盆菊花,不是少了许多意趣么?”
     另一人道:“是啊,不问圣贤而问老农可乎?”
     章越道:“或许我的话有说的不明白之处。引经据典不是不好,终归落于形而上学。”
     此言一出,在场的进士们再度疑惑不解。
     “圣贤也不是无所不知,我们读书人也有很多人,皓首穷经而不知农事。”
     一人言道:“那么我们争这菊之落英,岂非无意?”
     章越笑道:“话不可这么说。能知农事者,自有农事者知之,好比写伤寒杂病论,水经注的作者一般。天下必有学这门学问者,再以学问书之,这叫术业有专攻。”
     “好比菊花是归于草木,找一个通草木之学的人来请教。若没有这样的通才,那么请一个专门通晓菊花的人来请教,这不是比去问陶渊明,屈原更好么?若是有这样的人才,我们请他写一本关于菊花的书来,以后天下的读书人要问菊花落英不落英就看他的书好了。”
     章越说完,众进士都是释然了。
     至于王陟臣则更是佩服,这场菊花落英之争,他也有听闻,但答得最好的,他觉得当属于章越。
     此人是卿相之才,幸亏方才听了刘奉世的一席话。
     于是王陟臣端起酒盏起身走到章越桌案前笑道:“状元公此言极好,在下敬你。”
     章越见王陟臣举盏也是有些意外,亦是起身举杯。
     之后二人找了个地方深谈了一番,倒是消解了不少的误会。
     而眼见王陟臣主动向章越敬酒,又是一番深谈,这修好之意也是再明显不过了,之前众人都以为二人有些芥蒂,如今看来不知章越用了什么办法倒是折服了这王陟臣。或者是王陟臣自己想通了什么。
     同年之间,都深知以后还有更残酷的官场要应对,故而近一个月的期集倒是没有起太大的波澜。
     之后天子定下闻喜宴之期,闻喜宴后吏部将注授新进士官职,然后这些同年们就各奔东西了。
推荐阅读: 永恒信条 透视小民工 山娃传奇 绝品强少 公主监国 无处可逃:与恶魔共枕 三夫暖床别插队 星契约之妖瞳 都市纯情霸主 国师大人请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