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彩票

您的位置:大成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繁花盛开的夏天(全2册) > 第68章 番外2 婚纱
  
     方柯很想为南玄定制一件最别致的婚纱。
     他觉得,必须是独一无二的,才能配得上他的新娘。
     为此,他查了很多资料,约了很多婚纱设计师面谈,甚至不乏千金难求的婚纱设计名家,但最终,却都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于是,他决定自己动手。
     世界上有方总裁做不到的事情吗?
     至少他自己认为没有。
     他和方潜从小动手能力就强,方宝剑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对儿子们的教育却是相当舍得投资,所以,他们的绘画功底也算不赖。
     于是,方总裁就开始自己动手画设计图了。
     南玄最近感觉有些奇怪,她觉得自从方柯对她说“我们结婚吧”,并毫无商量余地地定下了婚期后,就突然变了。
     变得不怎么爱黏她,下了班吃了饭就把自己的房间门一关,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有时一直到睡觉前也不见出来。
     他们重逢后的这一年,方柯已经尽可能减少了他的工作量,尤其是出差,基本能不去就不去,反正秦云凡现在成长得不错,很多事也能够替代。
     可是这一个月,他竟然接连出了三次差。
     南玄心中有些忐忑:他不会是后悔了吧?
     但又觉得自己这样瞎想真是太卑鄙了,赶快把自己拍醒。
     就这样,到了六月。
     夏天,是夏栖镇最美丽的季节,因为依山傍水,温度比城市里总要低上几度。小镇上的时光仿佛是与他处不同的,总是如溪水缓缓而行,多少年了,也不曾乱过节奏。
     而紧紧相邻的夏栖水库,更是消暑的好去处。
     湿润宁静的空气带来植物的疯长,夏栖水库边的山脚下,每到夏天,各色野花如世界上最豪华绚丽的花毯绵延开去,微风轻轻,拂动水库的清爽碧绿,令人仿佛置身于仙境。
     方柯选择的婚礼,便在夏栖水库旁的夏栖度假村举办。
     夏栖度假村是方潜几年前第一次单独负责项目开发时的作品,虽然位置相对偏远,但这些年来,却以精致文艺的设计、舒适文明的管理令这里成了一方旅游胜地,更带动了整个夏栖小镇的经济发展。
     即将进入夏季旅游高峰期,细心的老客人却发现,今年七月有一个星期,夏栖度假村竟然关门谢客,不接受预订了。
     这一个星期,当然就是方柯和南玄的婚期。
     婚礼前半个月,方柯自己亲手设计加缝制的婚纱,终于完工。
     他上门去拜访了一位有名的婚纱设计师,跟她学设计学剪裁,对方被他的诚意感动,终于敞开心扉给予他指点。
     连续出差的那几次,就是去和这位设计师学习缝制成品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方总裁修长的手指从上到下轻轻抚过他亲手挑选的白纱、缝制的针脚、缀上的珍珠,他不禁有了强烈的冲动,想看看这件婚纱的主人,穿上它会是什么模样。
     想着想着,一向被人说成是冷血动物的方总裁,感觉到自己身体微微燥热了起来。
     南玄正在收拾房间里的书,书是很重的东西,但她搬家时总舍不得放弃,于是这些年来要收拾的书越来越多。
     方柯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正伏在地上,伸手去够床底下的书箱。
     她白色的睡衣上绣着一只同样雪白的小羊羔,在衣服下摆的位置无辜地看着他,旁边是一抹不小心泄露的诱人腰线。
     方柯伸手叩了一下门:“魏南玄,你在做什么?”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微微沙哑,喉咙也有点干涩。
     南玄赶快直起身子,衣摆随之翩然落下,遮了个严实,让方柯舒了一口气。
     “有几本书现在不看了,想把它收到箱子里。”她毫无知觉地解释道。
     “这件衣服,你试一下给我看。”
     方柯把挂在臂弯里的那件沉甸甸的婚纱往她的床上一抛,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真是的,怎么魏南玄的房间比他的房间温度还高呢?
     他都快要出汗了。
     在客厅里心神不宁地坐了一会儿,拿起当天的报纸扫了几眼,根本看不进去,又扔下。
     墙上的时钟一格一格地走着,令他觉得时光更加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南玄的门轻轻响了一声,她穿着那件他亲手缝制的婚纱,怯生生地红着脸站在门口,洁白的手指轻轻在衣前绞着,比任何一次看到他,都更羞涩不安。
     方柯只觉得脑袋里出现了声音,那种烟花爆炸的声音,“砰”的一下,五光十色,天空被照得雪亮。
     他的女孩,黑发如瀑,肌肤胜雪,眼眸含羞,大概再也不会有一个新娘,比她更美。
     方柯决定不动。
     他怕自己动一动,就要失控。
     于是他伸手招了一下:“过来。”
     好吧,声音更哑了。
     南玄轻轻提着裙摆,顺从地走过去。
     她的心怦怦怦地狂跳着,仿佛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又不得不承认,她已经期待了很久。
     她不知道方柯是什么时候瞒着她偷偷订了婚纱,然而,当她的手指轻抚过那些洁白如梦的温柔时,她想,她快要流泪了。
     可她应该忍住。
     她要用最美丽的微笑,去回应他给予的最美丽的梦。
     所以,她提着裙摆,轻轻走向了他。
     不出意外被他伸手一个猛拉,轻盈的白纱包裹着柔软的她,一起跌进了沙发里,也跌进了他的怀抱。
     两个人不是第一次这样亲密,但却似乎比第一次更加紧张。
     谁都没有说话,只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呼吸,还有隔着衣料传来的异常体温。
     方柯的手,从她披散的长发缓缓拂下,经过天鹅般优美的脖颈,经过最精致的蕾丝包裹着的肩,经过微露的背上那片微凉的肌肤,最后,停留在南玄盈盈一握的腰上。
     南玄不敢看他,只红着脸拼命咬着唇,埋头在他的颈侧,感受着他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走,也感受着自己的肌肤,被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
     “最近怎么好像又瘦了一点?”方柯低声说。
     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带着某种她所不熟悉的悄然泄露的欲望。
     “得多吃点饭。”
     南玄的手臂无意识地攀着方柯的脖子,渐渐急促的呼吸令她的身体微微起伏,羞涩感让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但最后一点理性却让她悄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
     想要把自己,完完整整交付于他。
     方柯于静默中察觉到了她微小的回应,脑袋里最后一层理智的堤坝轰然倒塌。
     他轻轻吻着她的耳垂,滚烫的气息烧灼着她敏感的肌肤。
     只有半个月,就是婚礼了。
     然而……
     “确定吗?”
     他最后一次问她,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尽头,然而他还在忍,就怕有一点点,她会犹豫。
     南玄不回答,她怎么回答?
     她确定,她属于他,从开始到未来的每一天,都属于他。
     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带着独属于方柯的某种狠决,仿佛要把身下的人儿拆分入腹。
     大海上掀起了巨浪,所有的星星都在深蓝的天幕里旋转着、跳跃着,而小船在巨浪的尖上被肆意抛起又落下,船上的人发出了惊叫。
     而海是狂喜的,是律动的,是不可停歇的。
     一次又一次,雪白的肌肤上,粉色的花瓣细碎铺开。
     成全了生命中最美的圆满。
     从校服到婚纱,她终于完完整整,属于他,只属于他,永远属于他。
     而他,也将自己与她的生命她的身体她的灵魂,深深地合二为一。
     半个月后,夏栖度假村婚礼现场。
     飞飞围着南玄不停地惊叹:“天啊,小南姐,这是姐夫自己设计自己缝制的婚纱?姐夫真乃神人啊……”
     她们已经从善如流地改口。
     南玄羞涩一笑。
     这婚纱,她是后来才知道,是方柯自己设计自己缝制的,可是,就在她第一次试穿给他看的那个晚上……
     满意一边给南玄递花材,一边看她手指灵活翻飞地在婚纱的裙摆上织一条粉色的玫瑰花穗。
     那花穗像瀑布般从细细的腰线上流泻而下,在精美的白色婚纱上,点缀出了惊艳。
     “好看吗?”
     不太确定地站起身来,南玄在巨大的穿衣镜前轻轻走了几步。
     美丽的玫瑰花穗和精致优雅的婚纱将她衬托得如同赤着雪白双足在绿野间行走的仙子。
     “小南姐,这婚纱配上这鲜花花穗的设计,真是太美了!”染染捂心口,“你怎么会想到这么好的点子?”
     南玄微笑不语。
     很美吗?
     希望那个人也满意就好了……
     那天晚上,他太过激烈的动作,将这美丽的婚纱裙摆生生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就是现在被花穗挡住的那一条。
     有些完美主义的他事后闹着要重做一件,被她阻止了。
     她向他提出用她的花艺来掩饰那一条修补过的裂缝。
     因为,她就喜欢这一件,而且,要永远收藏。
     有人从休息间的外面推门而入。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英俊如松,清俊无双。
     他向她走过来,平日里过于冷静的眼眸里,此刻,只有她。
     跟我走吧,我的新娘。
推荐阅读: 永恒信条 透视小民工 山娃传奇 绝品强少 公主监国 无处可逃:与恶魔共枕 三夫暖床别插队 星契约之妖瞳 都市纯情霸主 国师大人请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