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彩票

您的位置:大成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全球逼婚:腹黑老公别想跑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我欠你一场婚礼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我欠你一场婚礼

作品:全球逼婚:腹黑老公别想跑 作者:巫小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我欠你一场婚礼
     她转过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一瞬的恍惚,摩挲着蕾丝的材质,腰间以下的蓬蓬裙摆倒是让她想到第一次见宋昱时穿的那件公主裙。那些温暖的回忆让她不自觉的浅笑。
     棕色的帘布拉开,丁清婉举着手机对着自己一脸的不可置信:“慕雁,你长这么好看,说是遗落人间的天使我也是信的。”
     她莞尔一笑,觉得丁清婉说话实在是太夸张了,不过,这件婚纱的确是漂亮的很。她的眼中似有不舍,但买下来这个举动对于已经有两个孩子的母亲来说,委实疯狂了些。
     对着镜子看了两眼就瞥过头,示意旁边的店员帮自己换下来,随着帘布拉上,丁清婉嘴角浮起一抹快笑,跟她清秀的脸庞有些不相衬。
     此刻去换衣服的盛慕雁此刻并不知道丁清婉在外面正在给宋昱发消息,一脸得意。
     内容很简单,先是一张照片,上面盛慕雁妆容得体,换上婚纱,帘布拉开的刹那惊艳了时光,微卷的长发编的松垮,凌乱的感觉给人唯美的感觉。身上的婚纱不管从版型还是设计来看,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
     接着就是一段略带威胁的描述:“宋少,你可欠我不少人情了。”丁清婉知道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打着盛暮雁的幌子才能肆意开宋昱的玩笑。
     刚刚结束新闻发布会的宋昱,感觉到手机震动,傅总经理阻拦住试图过来采访的记者,没想到宋昱却在自己身旁停下来,紧盯着手机不知看到了什么,一直在傻笑。
     过了几日,盛慕雁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那份好奇,起初宋华硕生日会不宴请名流这件事,所有人都以为是不实的传言,但经由宋华硕本人亲自证实后,大家都有些坐不住了。
     盛慕雁也是如此,她尝试性问宋昱,没想到他只扔给自己两个字:“家宴。”导致盛暮雁更加不解了。说人老了就会变得顽皮,宋华硕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将所有名流拒之门外自己在里面举行家宴的鬼点子也就只有他想的出来。这根本不顾任何人的颜面嘛。
     想来小家伙们自出生到现在,宋华硕还没见到他的重孙和重孙女,盛慕雁有些愧疚,本来应该早点去硕天宅的,但也还是拖到了他生日这天。
     这天宋昱因为“唯爱。”珠宝店昨晚出了些状况,他接了傅总经理打来的电话就急着离开了,临近正午了还没回来,宋华安他们带着亦辰和亦嘉已经早早的去了硕天宅。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在客厅来回踱步的盛慕雁触电似的拿起手机,不能宋昱说话就着急询问“昱,珠宝店到底怎么样了?”
     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明显停顿了下,他沉吟了半天:“有些棘手,外公的生日宴你先自己过去,司机正在去接你的路上。”
     盛暮雁心里咯噔一下,棘手?到底是······她还想问什么,宋昱的声音就变得断断续续,最后便挂断了,正准备要打回去的时候宋华安的电话打了进来,无奈之下盛暮雁只能先接起来。
     “暮雁啊,都这个点了,你和昱怎么还没过来,外公脸色可不大好看了呢。”
     盛暮雁连忙应声,跟她解释“唯爱。”珠宝店出了些问题,自己会先过去,说完便匆匆起身去换衣服。打开衣橱门的刹那,她捂嘴惊呼,正中央挂着那件自己前几天在婚纱店试的婚纱!
     她缓缓走近,旁边贴了张纸条。
     “穿的隆重些!”盛暮雁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明白现如今是什么情况。这个世界上最无奈的事就是明知前面有可能是个大坑也得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司机来的特别准时,像是掐着她出门的点一样,盛暮雁提起裙摆上车,这才发现这件婚纱经过了小幅度的改动,三米长的裙摆改到不怎么影响步行的长度。丝毫不影响美观却很实用。
     盛暮雁一路上惴惴不安,硕天宅一如既往的透着神秘,她下车之后打量着自己差点把命丢在这里的地方有些感慨,进门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向自己迎面走来一个人,走近她不由分说的塞给自己一张素描纸。
     盛慕雁细看是之前朵朵坚持了很久的“杰作。”但不等她问问题,送画的人就快速离开了,但每走一段路就会有人递给自己一张,让她摸不着头脑。
     最后集齐了七张,盛暮雁满脸黑线,看来这是要让她召唤神龙。
     她生无可恋的推开别墅的大门,看到自己眼前的一幕呼吸一滞,顿时忘了动作,一副巨大的向日葵图,明媚的黄色,要命的是这图向日葵花海是由类似她手里的画拼接出来的。
     现在,宋城和摩运锋踩着梯子在盛又青和卓一旋的分别指挥下把控住花海上方的风景,阿诺和姜柠檬则负责下方的拼图,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好生热闹。
     她的嘴唇动了动,看着自己手里的画,持续的发呆,这时她被一个小手握住了,盛暮雁低头,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清那张可爱萌的脸。
     “妈妈,你怎么哭了,朵朵送给你的礼物你不喜欢吗?”
     盛暮雁蹲下身体将她紧紧抱住,不住的点头:“喜欢,妈妈喜欢朵朵的礼物,也喜欢朵朵。”她只是觉得愧疚,明明她的朵朵是天才,却被怀疑是自闭儿童,而她自己也曾在怀疑之列。
     “行啦,不要煽情啦,赶紧过来让这幅天才之作变圆满吧。”盛慕雁抬手招呼她。
     朵朵软软的小手抚上盛慕雁的脸颊,她握住朵朵的手,嘴角浮起一抹浅笑:“跟妈妈一起好吗?”
     朵朵用力的点头,走到跟前,盛暮雁抱起她,朵朵费力的将最后一张拼图拼好,偌大的客厅回荡着朵朵风铃般的笑声。
     “接下来······是不是轮到我了?”随着人走路,皮鞋和地板发出咯噔的节奏声。盛暮雁寻着声音看过去,宋昱带着抹玩世不恭的笑从向日葵画后面走出来。
     手里拿了束太阳花,明亮的颜色像极了夏日的阳光,跟她初次见到他那天的阳光一般。
     走近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方形绒盒,面朝她打开,里面是一颗比她手上的唯爱小一个号的粉钻,相对赖在她手指上不下来的唯爱,这颗大小很合适。
     她破涕而笑,哭笑不得,摊了摊手:“宋先生,我手上已经有一个了,并且摘不下······来的!”
     因为中间停顿了下,好好的陈述句变成反问句,她看着自己怎么也摘不下来的唯爱却被宋昱轻松摘下,满脸震惊。
     “你整天抱怨她又重又大又遭小偷惦记,这个看起来似乎更适合你。”没等盛暮雁反应过来,宋昱单膝跪地,望着她的那双深潭的眸子里满是深情。
     “我欠你一场求婚,鲜花、红毯、婚纱和戒指。还有,暮雁,你愿意嫁给我吗?”
     盛暮雁哽咽的说不出话,只是猛点头,她当然愿意,手不自觉的伸直,宋昱浅笑,为她戴上戒指。盛暮雁看着终于显得不那么突兀的手指,喜极而泣,宋昱起身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盛慕雁记得那天的夕阳落的特别迟,在天空中留恋了很久。她的宋先生寻了个借口扔下一别墅的人包括寿星回到他们自己的家,盛慕雁瞪大了眼睛见他什么话都不说就开始解胸前的纽扣,她试探性的询问:“你这是做什么?”
     宋昱瞥了她一眼,没有表情,一脸酷样:“新婚之夜,当然是洞房。”说完就慢慢向她靠近。
     盛暮雁如临大敌,无奈的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据她所知,洞房难道不是晚上吗,可现在天还没黑呢!
     “再说我们哪里是新婚啦!”
推荐阅读: 永恒信条 透视小民工 山娃传奇 绝品强少 公主监国 无处可逃:与恶魔共枕 三夫暖床别插队 星契约之妖瞳 都市纯情霸主 国师大人请滚开